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截至17日,已有9個被巡視單位針對2013年中央第二輪巡視反饋問題公佈了整改報告。整改報告中透露,繼中央巡視組指出超職數配備幹部問題嚴重後,中組部、中編辦、國家公務員局開始聯合解決這一問題;而據吉林省、安徽省的整改報告顯示,“副秘書長”崗位超配現象尤為突出,其中,吉林省便發現超配23名“副秘書長”。(6月18日《南方都市報》)
  副秘書長超配與副職成群、助理扎堆都是冗官現象,更是人浮於事、機構臃腫的一面鏡子,折射出官員只唯上不唯民的官僚主義之根深蒂固。“副秘書長”一職還經常被當做實職崗位,成為某些地方政府“安排人”的位置之一,甚至可能會被用來“獎勵”提拔很久未獲升遷的官員。由此可見,“副秘書長”就是一個筐,什麼都可以裝。由於副秘書長崗位設置缺乏職數限制,上級領導就隨意拿來打賞下級,甚至達到每位副職配備一名副秘書長,副職本來就是輔助正職的,輔助之人還有輔助,這樣疊床架屋的輔助下去,不知道又要增加多少公職人員,這就使得副秘書長成了官員的“福利品”。
  當“副秘書長”成為福利品之後,用人唯親泛濫。全靠領導一句話就能搖身一變成為高人一等的“副秘書長”,那些想升官的下屬們必然千方百計地巴結賄賂,那些升遷的官員念曾經的追隨者勞苦功高,都可能將“副秘書長”的烏紗帽送給與自己親近的人。用人唯親會導致公職群體的近親繁殖,打擊那些有能力、有追求、有素養公職人員的積極性,從而降低公務員隊伍的整體素質,傷害公信力。北宋時期的恩蔭制就導致了中國曆史上最嚴重的冗官現象,皇帝可以對宗室、親信子弟等親近之人隨意授官,毫無節制,官職就成為皇帝或權臣給下屬的福利品,甚至尚在襁褓中的嬰兒都可以獲得官職領取俸祿,北宋王朝的覆滅穿越千年向我們訴說著“官職成福利”的教訓。
  臃腫是潰爛的開始,疊床架屋的輔助體系,讓執行決定層層轉移,無論是執行效率還是執行效果都差強人意,政出多門、踢皮球現象自然會層出不窮。毫無節制的“官職福利品”讓很多獲得者安於現狀不思進取,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一種福利性的升遷,也就基本意味著政治前途的天花板,從而造成人力資源的巨大浪費,讓很多領導幹部未老先衰。
  “副秘書長”等職位的超標現象,從制度層面限制職數僅僅能解決錶面問題,還應建立就地升職制度等科學考評機制。現行的公務員待遇與職位掛鉤,縣委書記及縣長只能是正處級,如果想提升待遇必須要升職,這也是催生各種副職、助理、副秘書長扎堆的動力之一,就地升職制度就可以讓那些優秀的領導幹部不改變職位就能實現提檔升級,一方面可以讓他們安於本職工作,另一方面減少其對前途的憂慮。嚴格限制各類崗位的職數與領導幹部科學評價機制的配合,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各種冗官現象,遏制住吏治腐敗、推進行政效率的提升。
  文/劉勛  (原標題:副秘書長成福利品背後的隱憂)
創作者介紹

擺酒

kg42kguox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